WMO发布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气候状况报告

2022年07月21日

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的影响,包括特大干旱、极端降雨、陆地和海洋热浪以及冰川融化,正在影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从亚马逊到安第斯山脉,从太平洋和大西洋水域到巴塔哥尼亚的雪域深处都受到了影响。

2022年7月22日,卡塔赫纳/日内瓦(WMO)-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的影响,包括特大干旱、极端降雨、陆地和海洋热浪以及冰川融化,正在影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从亚马逊到安第斯山脉,从太平洋和大西洋水域到巴塔哥尼亚的雪域深处都受到了影响。

世界气象组织(WMO)2021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气候状况报告强调了对生态系统、粮食和水安全、人类健康和贫困的深远影响。

森林砍伐率达到了2009年以来的最高值,这对环境和减缓气候变化都是打击。安第斯山脉的冰川在不到50年的时间里损失了30%以上的面积。“智利中部特大干旱”是至少1000年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

Floods-in-Ilheus-Bahia-Brazil-December-2021.-Photo-Camila-Souza-GOVBA

“报告显示,干旱、热浪、寒潮、热带气旋和洪水等水文气象灾害已导致数百人丧生,作物生产和基础设施受到严重破坏,人们流离失所”WMO秘书长佩特里·塔拉斯教授说。

“海平面不断上升和海洋变暖预计将继续影响沿海的生计、旅游、卫生健康、食品、能源和水安全,特别是在小岛屿和中美洲国家。对许多安第斯山脉的城市来说,冰川融化意味着失去了目前用于家庭使用、灌溉和水力发电的重要淡水来源。在南美洲,考虑到森林在碳循环中的作用,亚马逊雨林的持续退化仍然是该地区以及全球气候主要关切的问题,”塔拉斯教授说。

2022年7月22日WMO在哥伦比亚卡塔赫纳举办了南美洲国家区域技术大会,会上发布了该报告。这是WMO第二次编写这份年度区域报告,旨在为决策者提供更多本地化的信息,以便为其采取行动提供依据。该报告还附有一个互动的“故事地图”。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C)的Mario Cimoli博士说:“日益恶化的气候变化和新冠疫情的复合影响不仅影响了该地区的生物多样性,还使该地区几十年来在消除贫困、粮食不安全和减少不平等方面的进展停滞不前”。

“应对这种相互关联的挑战及其相关影响将需要各方共同努力。无论采取什么方式,行动必须以科学为依据。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气候状况报告是第二份此类报告,是气候政策和决策的重要科学信息来源。ECLAC将继续在传播天气和气候信息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以促进整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建立更多的伙伴关系,改善气候服务和加强气候政策,”他说。

重要结论:

  • 温度2021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变暖趋势仍在继续。1991年至2021年期间,平均升温速度约为0.2°C /十年,而1961年至1990年期间为0.1°C /十年。
  •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热带安第斯山脉的冰川已经损失了30%甚至更多,在1990-2020年的监测期内,每年的质量平衡趋势为负,为-0.97米水当量。秘鲁的一些冰川已经损失了超过50%的面积。冰川退缩和相应的冰量损失增加了安第斯山脉人口和生态系统的缺水风险。
  • 该地区的海平面继续上升,速度超过全球速度,特别是在赤道以南的南美大西洋沿岸(1993年至2021年,每年3.52±0.0毫米),以及亚热带的北大西洋和墨西哥湾(1993年至1991年,每年3.48±0.1毫米)。通过污染淡水含水层、侵蚀海岸线、淹没低洼地区和增加风暴潮的风险,海平面上升威胁着很大一部分集中在沿海地区的人口。
  • 2021年,智利中部特大干旱仍在持续,迄今已达13年,成为了该地区至少一千年来持续时间最长的干旱,加剧了干燥趋势,使智利成为该地区水危机最严重的国家。此外,巴拉那-拉普拉塔盆地的多年干旱是1944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影响了巴西中南部以及巴拉圭和玻利维亚的部分地区。
  • 巴拉那-拉普拉塔盆地因干旱对农业造成了破坏,降低了大豆和玉米等作物的产量,进而影响了全球作物市场。总体而言,南美洲的干旱状况导致2020-2021年谷物收成比上一季下降-2.6%。
  • 2021年大西洋飓风季节是有记录以来命名风暴数量第三高的一季,共生成21个命名风暴,包括7个飓风,是连续第六个高于正常水平的大西洋飓风季节。其中一些风暴直接影响了该地区。
  • 2021年出现了极端降雨,许多地方的降雨量创下了纪录,导致了洪水和山体滑坡。损失巨大,包括数百人死亡,数以万计的房屋被摧毁或损坏,数十万人流离失所。巴西巴伊亚州和米纳斯吉拉斯州的洪水和山体滑坡造成的损失估计达31亿美元。
  • 巴西亚马逊雨林的森林砍伐量与2009年2018年的平均水平相比翻了一番,达到了200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与2020年相比,2021年的森林面积减少了22%。
  • 2021年,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尼加拉瓜共有770万人经历了高度的粮食不安全,促成因素包括2020年底飓风“埃塔”和“约塔”的持续影响以及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
  • 安第斯山脉、巴西东北部和中美洲北部国家是对与气候有关的人口迁移和流离失所最敏感的地区之一,而这一现象在过去8年里有所增加。人口迁移和流离失所有多种原因。气候变化和相关的极端事件是其中的放大因素,加剧了社会、经济和环境的驱动因素。
  • 南美洲是有记录以来最需要加强早期预警系统的地区之一。多灾种早期预警系统(MHEWS)是在面临天气、水和极端气候风险的地区开展有效适应的重要工具。

关切原因和知识差距

Haiti_food_security_WFP

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显示,降水模式正在发生变化,温度正在上升,在一些地区暴雨等极端天气的频率和严重程度也正在发生变化。

大陆两侧的两个大洋(太平洋和大西洋)正在变暖,并且由于二氧化碳的作用而变得更加酸化,同时海平面也在上升。

不幸的是,随着大气和海洋继续迅速变化,该地区将受到更大的影响。食物和水的供应将会中断。城镇和城市以及维持它们所需的基础设施将面临越来越大的风险。

人类健康和福祉将受到不利影响,同时自然生态系统也将受到影响。亚马逊地区、巴西东北部、中美洲、加勒比地区和墨西哥的一些地区的干旱状况可能会加剧,而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飓风影响可能会增加。气候变化正在威胁着该地区的重要系统,如安第斯山脉的冰川、中美洲的珊瑚礁、亚马逊森林,这些系统已经接近临界状态,面临着不可逆转的损害风险。

在2020-2022年期间,除了新冠疫情的影响,联合国减少灾害风险办公室记录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共发生了175起灾害。其中,88%有气象、气候和水文方面的原因。这些灾害占所记录的与灾害相关死亡人数的40%,占经济损失的71%。

为了减少与气候有关灾害的不利影响,支持资源管理决策和改善成果,需要气候服务、端到端早期预警系统和可持续投资,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区域尚未充分部署。

至关重要的是要加强气候服务价值链的各个组成部分,包括观测系统、数据和数据管理、更好的预测、加强气象服务、气候情景、预测和气候信息系统。

世界气象组织是联合国系统关于天气、气候和水的权威声音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WMO战略沟通办公室主任Brigitte Perrin。邮箱:bperrin@wmo.int

手机:+41 79 513 05 12

The State of the Climate in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2021

编者按:

WMO感谢WMO专家网络尽心尽力开展的辛勤工作,是他们确保了本报告成为权威信息源。我们特别感谢巴西国家自然灾害监测和早期预警中心的Jose Marengo博士担任主要作者。

本报告中使用的信息来自于很多国家气象水文部门(NMHS)和相关机构,以及区域气候中心。

下列联合国机构、国际和区域机构做出了贡献: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C,或西班牙文为CEPAL)。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

联合国减少灾害风险办公室(UNDRR,原UNISDR)。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OCHA)

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

国际移民组织 (IOM)

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水文计划(IHP)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 (UNHCR)

英国气象局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

全球降水气候中心 (GPCC)

空间地球物理和海洋学研究实验室 (LEGOS)

ECMWF哥白尼气候变化机构(C3S)

国际厄尔尼诺现象研究中心 (CIIFEN)

加勒比气象与水文研究所(CIMH)

国家自然灾害监测与早期预警中心 (CEMADEN)

给编辑的说明

2022年7月22日,卡塔赫纳/日内瓦(WMO)-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的影响,包括特大干旱、极端降雨、陆地和海洋热浪以及冰川融化,正在影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从亚马逊到安第斯山脉,从太平洋和大西洋水域到巴塔哥尼亚的雪域深处都受到了影响。

世界气象组织(WMO)2021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气候状况报告强调了对生态系统、粮食和水安全、人类健康和贫困的深远影响。

森林砍伐率达到了2009年以来的最高值,这对环境和减缓气候变化都是打击。安第斯山脉的冰川在不到50年的时间里损失了30%以上的面积。“智利中部特大干旱”是至少1000年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

Floods-in-Ilheus-Bahia-Brazil-December-2021.-Photo-Camila-Souza-GOVBA

“报告显示,干旱、热浪、寒潮、热带气旋和洪水等水文气象灾害已导致数百人丧生,作物生产和基础设施受到严重破坏,人们流离失所”WMO秘书长佩特里·塔拉斯教授说。

“海平面不断上升和海洋变暖预计将继续影响沿海的生计、旅游、卫生健康、食品、能源和水安全,特别是在小岛屿和中美洲国家。对许多安第斯山脉的城市来说,冰川融化意味着失去了目前用于家庭使用、灌溉和水力发电的重要淡水来源。在南美洲,考虑到森林在碳循环中的作用,亚马逊雨林的持续退化仍然是该地区以及全球气候主要关切的问题,”塔拉斯教授说。

2022年7月22日WMO在哥伦比亚卡塔赫纳举办了南美洲国家区域技术大会,会上发布了该报告。这是WMO第二次编写这份年度区域报告,旨在为决策者提供更多本地化的信息,以便为其采取行动提供依据。该报告还附有一个互动的“故事地图”。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C)的Mario Cimoli博士说:“日益恶化的气候变化和新冠疫情的复合影响不仅影响了该地区的生物多样性,还使该地区几十年来在消除贫困、粮食不安全和减少不平等方面的进展停滞不前”。

“应对这种相互关联的挑战及其相关影响将需要各方共同努力。无论采取什么方式,行动必须以科学为依据。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气候状况报告是第二份此类报告,是气候政策和决策的重要科学信息来源。ECLAC将继续在传播天气和气候信息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以促进整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建立更多的伙伴关系,改善气候服务和加强气候政策,”他说。

重要结论:

  • 温度2021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变暖趋势仍在继续。1991年至2021年期间,平均升温速度约为0.2°C /十年,而1961年至1990年期间为0.1°C /十年。
  •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热带安第斯山脉的冰川已经损失了30%甚至更多,在1990-2020年的监测期内,每年的质量平衡趋势为负,为-0.97米水当量。秘鲁的一些冰川已经损失了超过50%的面积。冰川退缩和相应的冰量损失增加了安第斯山脉人口和生态系统的缺水风险。
  • 该地区的海平面继续上升,速度超过全球速度,特别是在赤道以南的南美大西洋沿岸(1993年至2021年,每年3.52±0.0毫米),以及亚热带的北大西洋和墨西哥湾(1993年至1991年,每年3.48±0.1毫米)。通过污染淡水含水层、侵蚀海岸线、淹没低洼地区和增加风暴潮的风险,海平面上升威胁着很大一部分集中在沿海地区的人口。
  • 2021年,智利中部特大干旱仍在持续,迄今已达13年,成为了该地区至少一千年来持续时间最长的干旱,加剧了干燥趋势,使智利成为该地区水危机最严重的国家。此外,巴拉那-拉普拉塔盆地的多年干旱是1944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影响了巴西中南部以及巴拉圭和玻利维亚的部分地区。
  • 巴拉那-拉普拉塔盆地因干旱对农业造成了破坏,降低了大豆和玉米等作物的产量,进而影响了全球作物市场。总体而言,南美洲的干旱状况导致2020-2021年谷物收成比上一季下降-2.6%。
  • 2021年大西洋飓风季节是有记录以来命名风暴数量第三高的一季,共生成21个命名风暴,包括7个飓风,是连续第六个高于正常水平的大西洋飓风季节。其中一些风暴直接影响了该地区。
  • 2021年出现了极端降雨,许多地方的降雨量创下了纪录,导致了洪水和山体滑坡。损失巨大,包括数百人死亡,数以万计的房屋被摧毁或损坏,数十万人流离失所。巴西巴伊亚州和米纳斯吉拉斯州的洪水和山体滑坡造成的损失估计达31亿美元。
  • 巴西亚马逊雨林的森林砍伐量与2009年2018年的平均水平相比翻了一番,达到了200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与2020年相比,2021年的森林面积减少了22%。
  • 2021年,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尼加拉瓜共有770万人经历了高度的粮食不安全,促成因素包括2020年底飓风“埃塔”和“约塔”的持续影响以及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
  • 安第斯山脉、巴西东北部和中美洲北部国家是对与气候有关的人口迁移和流离失所最敏感的地区之一,而这一现象在过去8年里有所增加。人口迁移和流离失所有多种原因。气候变化和相关的极端事件是其中的放大因素,加剧了社会、经济和环境的驱动因素。
  • 南美洲是有记录以来最需要加强早期预警系统的地区之一。多灾种早期预警系统(MHEWS)是在面临天气、水和极端气候风险的地区开展有效适应的重要工具。

关切原因和知识差距

Haiti_food_security_WFP

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显示,降水模式正在发生变化,温度正在上升,在一些地区暴雨等极端天气的频率和严重程度也正在发生变化。

大陆两侧的两个大洋(太平洋和大西洋)正在变暖,并且由于二氧化碳的作用而变得更加酸化,同时海平面也在上升。

不幸的是,随着大气和海洋继续迅速变化,该地区将受到更大的影响。食物和水的供应将会中断。城镇和城市以及维持它们所需的基础设施将面临越来越大的风险。

人类健康和福祉将受到不利影响,同时自然生态系统也将受到影响。亚马逊地区、巴西东北部、中美洲、加勒比地区和墨西哥的一些地区的干旱状况可能会加剧,而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飓风影响可能会增加。气候变化正在威胁着该地区的重要系统,如安第斯山脉的冰川、中美洲的珊瑚礁、亚马逊森林,这些系统已经接近临界状态,面临着不可逆转的损害风险。

在2020-2022年期间,除了新冠疫情的影响,联合国减少灾害风险办公室记录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共发生了175起灾害。其中,88%有气象、气候和水文方面的原因。这些灾害占所记录的与灾害相关死亡人数的40%,占经济损失的71%。

为了减少与气候有关灾害的不利影响,支持资源管理决策和改善成果,需要气候服务、端到端早期预警系统和可持续投资,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区域尚未充分部署。

至关重要的是要加强气候服务价值链的各个组成部分,包括观测系统、数据和数据管理、更好的预测、加强气象服务、气候情景、预测和气候信息系统。

世界气象组织是联合国系统关于天气、气候和水的权威声音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WMO战略沟通办公室主任Brigitte Perrin。邮箱:bperrin@wmo.int

手机:+41 79 513 05 12

The State of the Climate in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2021

编者按:

WMO感谢WMO专家网络尽心尽力开展的辛勤工作,是他们确保了本报告成为权威信息源。我们特别感谢巴西国家自然灾害监测和早期预警中心的Jose Marengo博士担任主要作者。

本报告中使用的信息来自于很多国家气象水文部门(NMHS)和相关机构,以及区域气候中心。

下列联合国机构、国际和区域机构做出了贡献: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C,或西班牙文为CEPAL)。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

联合国减少灾害风险办公室(UNDRR,原UNISDR)。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OCHA)

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

国际移民组织 (IOM)

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水文计划(IHP)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 (UNHCR)

英国气象局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

全球降水气候中心 (GPCC)

空间地球物理和海洋学研究实验室 (LEGOS)

ECMWF哥白尼气候变化机构(C3S)

国际厄尔尼诺现象研究中心 (CIIFEN)

加勒比气象与水文研究所(CIMH)

国家自然灾害监测与早期预警中心 (CEMADEN)

分享: